• 發布信息請嚴格遵守法律法規  |    |  客服中心  |  網站地圖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商旅生涯 » 正文

    大甩賣!神秘“泰山會”的大佬也扛不住了?

    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20-12-14  瀏覽次數:0
    核心提示:作者|貓哥來源|大貓財經(ID:caimao_shuangquan)“泰山會”的大名在江湖上流傳了好多年,大家都知道這是個有頭有
    小游戲 http://2032.cc

    作者| 貓哥

    來源| 大貓財經(ID:caimao_shuangquan)

    “泰山會”的大名在江湖上流傳了好多年,大家都知道這是個有頭有臉的大富豪的私人圈子,每次聚會的紀律都是不記錄、不傳播,但還是有一些故事流傳開來,比如當年史玉柱珠海蓋大樓失敗,全靠泰山會的各位老大哥鼎力扶持才有東山再起。

    最近又有個成員遇到麻煩了,不知道泰山會能不能出手援助,遇到麻煩的是新華聯集團的掌門人傅軍。

    傅軍到底什么時候加入大佬齊聚的“泰山會”,一直也沒有一個確切的說法,但是他和泰山會的“精神領袖”的盧志強關系密切,和史玉柱關系也不錯,不僅經常出入同一場合,還有不少共同投資。

    最近,傅軍又被限制高消費了,這是新華聯今年第23次被列為被執行人,而把他送上這個位置的,卻正是盧志強旗下的民生信托。

    不僅如此,北京三中院掛出來了三則拍賣,處置的就是新華聯控股持有的亞太財險合計17.3%的股權,要還的就是民生信托的錢。

    為啥民生信托這么著急呢?

    在新華聯控股所有到執行層面的金額,民生信托一家就占了45%,估計盧志強也沒辦法,這些信托資金背后是更多的投資人,錢要不回來,信托項目那就得暴雷了。

    這事兒說起來還挺曲折。

    2019年底,新華聯控股旗下的財務公司向湖南出版財務公司借了3億,但是到期沒能還上,于是湖南出版財務公司就把新華聯告了,要求還錢。

    千億的營收,卻還不上3億的借款,讓人大跌眼鏡,于是這3億也就成為點燃新華聯債務危機的一個導火索。

    這時候,新華聯在民生信托還有26.8億的信托貸款,民生信托也坐不住了,3億還不上,這20多億更是夠嗆,于是,民生信托也要求還錢,還是要求強制執行。

    可能是因為新華聯集團“湖南第一民企”的地位,也可能是傅軍的個人情面,在開庭前,經過法院調解,最終在今年的1月17日,新華聯分別和湖南出版財務公司、民生信托都達成了和解協議,終結了執行程序,新華聯只要還錢就可以了。

    不過這就存在個問題,能還錢還需要打官司嗎?

    和解只過去了兩個月,民生信托就又向法院申請恢復執行了,不僅如此,民生信托還要求凍結新華聯名下的房屋、存款以及上市公司股權等財產。

    賣了亞太財險的股權,也只有6.8億,其他的錢,還需要更多的執行過程,法院已經查封登記了新華聯的不少房產,如果真的還不起,可能得賣總部大樓了吧。

    傅軍的麻煩不止如此。

    從3億的官司開始,向傅軍和新華聯系催債的就更多了,除了民生信托,還有民生銀行、錦州銀行、華夏銀行、興業銀行、中信銀行、浦發銀行、貴州甕安農商行、新時代信托、中信證券、北銀融資租賃…...

    外加上債券違約,各種資產輪候凍結和查封,尤其是上市公司新華聯(000620.SZ)也提示,如果凍結的股權被司法處置,實控人就有換人的風險了。

    傅軍一直比較低調,但控制的公司資產也是千億級別的,為啥幾億的債就都還不起了呢?

    傅軍1957年生于湖南醴陵,父親是村書記,從小耳濡目染,18歲,高中畢業的傅軍開始“走上仕途”,從鄉村特派員到公社書記,從經委副主任到外貿局局長,也不過用了8年時間,30歲,他就已經是處級干部了。

    不過,1990年,傅軍放棄了大好的前途“下了!,揣著夫人攢下的1000美元就去了馬來西亞,建立了新華聯集團,因為他管過外貿,所以很清楚這塊的門道,靠著把湖南的特產賣到大馬,再把大馬的橡膠和木材倒騰回國內,就著改革開放的春風,還真就賺下了第一桶金。

    1992年,傅軍拿著錢回到國內,第一站是廣西北海,蓋房、賣房。

    那時的北海,和海南、深圳一樣,是房地產的樂土,北海是當時的沿海開放城市之一,人口只有20萬左右,房地產熱潮一來,又涌進來20萬人,大家都準備著大賺一筆,那瘋癲的架勢不比海南遜色,房價一個勁兒地躥。

    傅軍的正天置業在北海開發了兩個項目,一個小區,一個酒店。不過傅軍很快發現了其中的問題,人是有40萬了,但房子住80萬人都不成問題,價格肯定撐不住啊。

    于是傅軍把開發的小區以稍低于市價的價格賣了,迅速清盤,拿錢走人,回長沙了。

    1993年,北海房地產泡沫破裂,傅軍躲過一劫,這也奠定了房地產在新華聯集團的基石地位,后來傅軍從長沙北上北京,主打的也是房地產。

    如果在房地產上“一條道走到黑”,估計新華聯現在應該也能成為TOP前幾的房企吧?

    但是,傅軍并不甘于做一個地產商,因為他的偶像是李嘉誠。

    傅軍覺得,李嘉誠不僅多元化搞得好,資本運作更是玩得溜,傅軍雖然覺得自己與李嘉誠相差太遠,但是不妨礙向偶像的方向靠近。

    于是,新華聯的多元化也搞起來了,陶瓷、礦業、酒業、石油、金融、能源化工,這些跟房地產沒啥關系的,都成了新華聯的掌中之物,傅軍也因此成為新的“多元化獵手”。

    他還是有兩把刷子的。

    比如他旗下的華聯瓷業,原來只是家鄉醴陵的一個鄉辦作坊,新華聯入股改制后,華聯瓷業也成為了新華聯的支柱;

    東岳化工原本也只是山東的一個鄉鎮企業,傅軍入股后,東岳也開始閃光;

    和五糧液合作金六福,很快就做到了僅次于茅臺和五糧液的第三名,一年貢獻一半的利潤。

    除了實業,資本運作也為傅軍賺了不少錢。

    1996年,新華聯參與改組長豐汽車,2004年長豐汽車上市時,新華聯是第三大股東,三年后股票解禁,新華聯快速拋售,獲利1.5億;

    2004年拿下通葡股份,到退出時,又獲利2.5億。

    不僅如此,旗下的公司也開始掛牌上市,2007年東岳集團在香港上市,2009年,新華聯控股更以1100萬就買下了S*ST圣方,成為第一大股東,后來注入了新華聯置業,復牌后浮盈8倍,傅軍身價大漲,盧志強和史玉柱在這里各賺了2.5億。

    嘗到了投資賺快錢的甜頭,新華聯開始瘋狂瘋狂掃貨了。

    實業要投:賽輪輪胎、宏達股份、道氏技術、科達潔能,現在新華聯也都還持股;

    金融更要投:這幾年,像平安集團這種綜合金融公司的體量越來越大,銀行、保險、券商、金融科技圈布局,覆蓋能力越來越強,成了公認的大白馬,新華聯也希望能做成類似的架構,于是,北京銀行、寧夏銀行、長沙銀行、大興安嶺農商行、天津濱海農商行,傅軍都入了股。

    只是現在,有些股權已經賣了拿來還債了,更多的股權已經被輪候凍結,對應的總市值已經達到了104.1億。

    不是錢賺的挺爽的嘛,為啥股權就都被凍結了呢?

    投資沒有只賺不賠的事。玩得越來越大,不免就要踩雷。

    ● 2016年,盧志強的泛?毓筛愣ㄔ,新華聯參與了,花了5.5億,但是泛海后來的走勢太難看了,新華聯退的時候,只收回了4.4億,里外里虧了1億多;

    ● 同是2016年,賈躍亭還沒讓市場窒息,市場還是非常買賬的,2016年樂視超級汽車的首輪融資,泰山會就出了三筆,柳傳志和盧志強牽頭,傅軍跟著投了5000萬美元,當然樂視的結果我們都知道了;

    ● 2017年,自稱“史玉柱的門徒”唐軍的團貸網D輪融資,盧志強和傅軍也拿了錢,史玉柱也參與了,分別是第二、四、五大股東,也投了不少錢,沒多久,團貸網就暴雷了;

    ● 傅軍還跟著盧志強投了10億到云鋒基金,主要是認購螞蟻金服,本來能大賺一筆的,現在也落空了。

    ● 他投過小黃車2500萬美元,傅軍本人還提過案,想讓共享單車變成城市公共交通的一部分,但是政府還沒來得及反應,小黃車就黃了;

    ● 他投過萬達影視,300億收購案變116億后,沒參與交易,在萬達影視當了多年“釘子戶”,最終黯然退出,也沒熬出什么結果,他還花了1億美元參與了萬達商業的私有化,如今萬達再上市的計劃始終也沒什么消息,退出也是個問題。

    投資越做越多,虧的也越來越多,為了填窟窿還債,不得已就得著急出讓股份,結果虧的更多了。

    多元化搞好了就是多輪驅動,搞不好就一起趴窩。

    “企業搞多元化不是越多越好,最多不要超過5個板塊”。

    傅軍大概自己都忘了自己說過這話了,現在新華聯的多元化板塊就已經分出了7塊了,還不包含下面的子版塊。

    現在,已經很難去用行業來定義新華聯集團到底是個什么類型的企業了,旗下的行業也陷入到了瓶頸。

    說地產吧,新華聯集團錯失了2000年以來的地產黃金周期,這是傅軍自己也承認的,在他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,新華聯趕上了房地產調控,不得已他又向旅游地產和商業地產轉型,然而那時的商業地產已經過熱了,旅游地產也沒有起色。

    到了2016年,新華聯開始轉型投資大回報又慢的文旅,要花500多億去建古鎮,可是在2016年,錢用來蓋住宅它不香嗎?

    現在,想再轉回高周轉的住宅,怕是也晚了,現在房地產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。

    其他幾個重要板塊,也不好受,石油板塊在經歷油價翻騰后,也是大幅虧損;化工行業不僅要擔心污染問題,還得擔心產能過剩;至于他一直期待的金融業的“大爆發”,至今也沒有發生,倒是北京銀行已經讓他虧了好幾億。

    希望在哪兒呢?

    今年5月份,新華聯集團和中金公司簽了合作協議,傅軍希望,“盡快引進實力雄厚的戰略投資者,特別是要注重引進央企或國企投資者”。

    也就是傳說中的“白衣騎士”嘛。

    不過現在,“白衣騎士”還沒出現,討債的先鋒倒是來了。

    無論是傅軍,還是新華聯,日子都不太好過咯。

     
     
    [ 資訊搜索 ]  [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     
    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     
    推薦圖文
    推薦資訊
    點擊排行
    購物車(0)    站內信(0)     新對話(0)
    途游斗地主